第一章 出生前夕(1 / 2)

煤灯年代 河滨东侧 1053 字 2020-03-28

这个故事要从90年代说起。李大志似乎已经开始记事,在朦胧之间似乎总能回忆起某些残存的记忆碎片。

1990年,李大志的小妹出生,被罚款两千元。李大志的妈妈周仁燕后来说,钱全部是借的,当时家里一分钱都没有。钱是一个朋友借给她的,恰巧她刚刚定亲,男方家给的彩礼钱。

在当时,两千元不是笔小数目。至今日起,周仁燕对她的朋友罗英英一直心存感激,说她是好人。原话是要没有你的那笔钱,我们家老二李晓晓就活不到这个世上。

李晓晓出生的时候,那天早上下着大雨。前一天晚上,就把接生婆请至屋里住下,好吃好喝的供着了。那个年代不像现在这么交通便利,随时都可以奔赴医院。

接生婆的名号在本镇十里八乡都非常响亮。要不是有熟人中间周旋,她还不一定答应。那个时候,她天天都在去接生或者回家的路上。

那晚,接生婆在周仁燕家住下。陪着她说了许多话,到半夜也没有动静。实在是熬不着了,才去隔壁屋睡下了。床上铺的是下午才刚刚换下的棉被,陈旧但干净。

周仁燕的丈夫李志强一夜未合眼,他担心着自己的妻子和肚子里的娃娃。因不善言辞,不会表达,搬了方凳子一直坐在床边。男人老实巴交,憨厚老实,典型那个年代的代表。

周仁燕睡意来的特别突然,接生婆走后,她眯着眼睛片刻之后就睡着了。周仁燕的婆婆吴莲花好不容易把大孙子李大志哄睡,现在才有空闲,坐在堂屋里长凳子上休息,她在等着第二个孙孙的到来。

边上昏黄的煤油灯不停的摇曳着,似乎即将燃尽。

年代,村子里还没有通电,家家户户都是点的煤油灯。一般都是用一个废旧玻璃瓶,在熟料盖子上钻一个小孔,穿一根白色的棉花丝线,瓶里装上半瓶煤油。划燃火柴点燃就能用了。每家每户都有好几个这样的玻璃瓶。

吴莲花这女人命苦,中年丧夫,年轻轻轻就守寡。一人拖拉着

四个子女,特别不容易。后来也不再婚嫁。

吴莲花从凳子上起来,去偏屋拿了一个大的黑色玻璃瓶出来,里面装满了的煤油。手脚麻利的拧开了瓶盖,轻轻地放在桌子上。又拧开了煤油灯的瓶盖,拿起大的黑色玻璃瓶慢慢地对准了才朝里慢慢地倾倒煤油,深怕一个不小心滴了出来。??换好煤油灯后,又拿个竹签轻轻地挑了几下棉丝。屋内的光亮顿时充盈了许多。

吴莲花又把大的玻璃瓶放归了原处。期间看了看床上的李大志蹬没有蹬被子。

李大志此时已经年满五岁,因为那个年代家穷的原因,一直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细胳膊细腿的头发。都是枯黄的,个子也比同龄人矮了许多。吴莲花特别宠爱着大孙子,有好吃的东西都给大孙子留着。奈何在那个年代本身就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吴莲花去到儿子的卧室,在门口轻轻地推了推门。探了个头进去。看见儿子李志强在方凳上坐着,留了个背影给自己。

李志强回头看了看吴莲花,说道“娘,你起睡吧”。

吴莲花进了卧室,轻轻地走向了床铺,双眼看了看周仁燕。此刻,她正在安静地睡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