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幻听(1 / 2)

第四章、幻听

“儿子!”正在床边给章达先擦脸的母亲汪华,看见章达先睁开了眼睛,兴奋的叫着,她这一嗓子,把门口打水刚进来的父亲章勇给吓了一跳,手里的水壶“啪嗒”一声就摔在了地上,然后急匆匆的奔向病床边。

到那一看,儿子正睁开眼看着他和母亲,章勇这才松了一口气,也俯身在床边问:“儿子,你醒了没?认识我和你妈不了?”

母亲也在床边焦急的问:“儿子,看看妈,认不认识。”

章达先躺在那,头还是有点晕乎乎的,看着父母那关切的眼神,心里暖洋洋的,世上能这样关心自己的人,只有生养他的父母。不过看父母好像把自己当成失忆症一样的追问,还是觉得好笑,想装不认识逗一逗他俩,又怕真把他们吓坏了,就说:“爸妈,你俩我再不认识那不成了傻子了么,你们盼着有个傻儿子咋地。”

一听这话,父母悬着的心才算落地,章父一屁股坐下,说:“可算是醒了,还认识我,还没傻,没傻就好!”然后又看着章母说:“哎我说,刚才你那一嗓子都喊破音了,我以为孩子不行了呢,给我吓得手脚都不好使了,你说你这一惊一乍的。”

章母瞪了他一眼说:“看见儿子睁开眼睛,我能不高兴么,你是亲爹不。”

“那也不用那个动静喊出来啊!”章父说。

“我愿意,儿子醒了我高兴,就这么大嗓门,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唠叨什么呀你!”章母抢白道。

躺在床上的章达先看着这熟悉的斗嘴场面,觉得是那么的亲切,但争吵还是点到为止的好,章达先说:“妈,我饿了,想吃碗面条。”

“儿子你等着,爸去给你买牛肉面去。”章父扔下这句话起身就走。

章母也起身说:“儿子你先别动,妈去找医生过来看看还需要做什么检查不。”说完也起身去医生办公室了。

看着身上的这些仪器连接线,章达先觉得真是太搞笑了,这要是自己带个口罩墨镜,完全就是个终结者、改造人之类的形象啊。

几分钟后母亲领着几位医生和护士进来了,医生跟章达先聊了几句,问问他现在的什么感觉,又看了看床头那些监控仪器的数值,高兴的对章母说:“恭喜你啊大姐,这么看来孩子是没啥大事儿了,下午再做几个检查,如果都没问题的话,那你和大哥就彻底放心吧,剩点皮外伤慢慢恢复就行啦,他这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擦破点皮不算啥。”

母亲一个劲儿的说着感谢的话,然后医生们都走了,不一会儿父亲也拎着两大碗热腾腾的面条回来了,一碗牛肉面,一碗青菜面,放到餐桌上说:“儿子,趁热吃,爸让饭店给加了一份牛肉。”

“爸,一碗就够吃了,你买两碗我也吃不了啊,多浪费呀!”章达先哭笑不得的说。

“这碗青菜面是给你妈妈的,这几天你妈都没怎么吃饭,这回你醒了,让你妈也赶紧吃点,要不给你妈都熬坏了。”父亲说。

这话听的章达先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看着母亲说:“妈,让你和我爸担心了,这回我没事了,咱俩一起吃面吧。”

母亲也是泪眼婆娑的,坐在床边说:“没事就好,吃面,妈跟你一起吃,我跟你爸吃一碗,你爸这几天也瘦了一圈,他也吃不下去饭,老章你也过来吃点面。”

章勇乐呵呵的说:“你先陪儿子吃,等你吃饱了剩下的我再吃。”

就在病床边,母子两人低头吃面条,父亲乐呵呵的看着他们,那感觉比自己吃着山珍海味都香。

母子俩几乎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里的筷子,母亲汪华说:“老头子,我吃饱了,你吃吧。”章达先也说:“爸,我也吃饱了,你来吃吧。”

父亲章勇的心里此时此刻满是幸福和感动,儿子虽说贪玩淘气,但还算孝顺懂事,妻子虽然脾气不好,终究是刀子嘴豆腐心,平时有什么好吃的都舍不得吃,全都留个他们爷儿俩,家庭虽然不富足,但凭着自己和妻子勤劳肯干,一家人也能苦中作乐,况且妻贤子孝,夫复何求,章勇端起母子二人留给他的面条,眼里噙满了泪水,这泪是幸福的。

一家人坐在病房里说着家常,经过父母的说明章达先才知道,自己昏迷了五天,这几天里,医院把能做的检查都做了,结果还是跟之前差不多,除了肩部,左臂,头部等几处有点擦伤之外,其他器官和生理指标都正常,医生也都很诧异,然后医院特意组织了专家组对他的病情进行跟踪治疗和多次会诊,还跟北京的权威专家做过咨询,治疗方案跟市医院的基本一样,先观察,然后让家人每天给他按摩,跟孩子说说话,试图通过外界的刺激唤醒昏迷的让章达先,只不过这个唤醒的过程或长或短,那就未可知了。

所以父母二人才每天愁容满面,母亲甚至总是一边说话一边抹眼泪,而父亲只能到走廊拐角或者厕所去悄悄呜咽几声释放自己内心的痛苦。

章达先安慰父母说:“爸,妈,我现在感觉都挺好,没啥事了,以前的事都能记起来,脑子肯定没问题,一会儿我下床走走,这两天就准备出院回家吧,我实在不喜欢在这地方待着。”

父亲说:“别着急下床走,大夫说下午还有几个检查要做呢,你就老实在床上待着吧。”

“我不走远,就下床在病房里溜达两圈,躺的我浑身酸疼啊,太难受,走一走舒活舒活筋骨。”章达先边说边掀开被子,被子一掀开,顿感凉风一阵,低头一看:我去,裸着呢!最关键的是还插着排尿管,连着导尿袋。章达先赶紧又盖上了,然后跟父亲说:“爸,能不能找大夫给我这管子拔了呀,这玩意儿影响活动啊。”

父亲起身说:“我去问问医生能不能拔下来。”

不一会儿,父亲带着一位护士回来了,护士带着口罩,来到病床前说:“27床,躺下,把尿管给你拔了。”

章达先看着这位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两只大眼睛的护士窘迫的说:“啊?你给我拔啊?不是医生来么?”

护士回答说:“你这尿管当初就是我给下的,现在医生让我来拔出去,医生一般不干这种活,这是我的工作,怎么还不好意思了?”

章达先瞪大了眼睛问:“你给下的管?那你看过我……看过我没穿裤子啊?”

护士平静的说:“穿着裤子我怎么给你下尿管?怎么你怕我看啊?”

“哈哈……”章达先听见一声笑,好像是女人的声,本以为是护士在笑话自己,但他一直盯着这位护士说话,没发现她笑啊,章达先扫视了四周一下,确定刚才那短暂的笑声不是来自母亲和这位护士,也许是听错了吧,章达先心说。

护士说:“看什么呢,躺下啊,我好给你拔尿管。”

“哦。”章达先有点不情愿的躺下,然后歪过头去盯着天棚看,护士拿起章达先的小弟弟,攥在手里,另一只手把着管子,说了句:“别紧张,放松点。”然后非常熟练的完成了拔尿管的工作,转身离开了。

章达先此时此刻的心情无法言表,当护士握着他弟弟的时候,章达先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一种滋味儿,不知道是紧张、尴尬

,或者是兴奋,护士走后他内心一个声音响起:我的第一次啊!忒尴尬了,刚才太紧张忘了仔细看看这位护士到底长什么模样了,我特么的得记得第一次摸我的异性啊!

“哼,谁愿意看你那玩意儿!”又是带着轻蔑的声音响起。

“我靠!谁啊?”章达先叫了一句。

坐在病床两边的父母可是被章达先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吓了一跳,母亲赶紧问:“咋了儿子,说啥呢?”

章达先愣头愣脑的看看父母:“你们没听见有人说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章父说:“你妈也没说话啊,哪来的女声。”转向章母说:“你听见了么?”章母也摇摇头,夫妻对视了一眼,然后担忧之色重现脸上。

章达先看出了父母的神情不对,怕他们担心,赶紧说:“呃,可能是我听错了,也许是窗外或者走廊里谁说话被我听见了,这怎么摔了一下给我耳朵摔的这么好使了,哎,好像看东西也更清楚了呢,爸妈,你儿子现在可是比以前更加耳聪目明了,是不是看着更可爱呀?”

母亲听他这么说,稍微松了口气:“这个死孩子,净说些不着边儿的话,一会儿还要做检查呢,你下床活动一下,慢点走,别着急,就在这屋里扶着墙走两圈得了。”

章达先一呲牙:“好嘞,妈你得把裤子先给我,我不能光着腚走啊,这要被医生看见了,肯定认为我这人虽然清醒了,但精神绝对是有问题了。”

母亲白了一眼说:“你一天天就上蹿下跳的没个正行,什么时候能稳当点,跟你真是操不完的心。”

章达先接过母亲扔过来的裤子,一边穿一边说:“妈--妈!我的好妈妈!有您这样伟大的母亲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今天,我以您为荣,未来,您一定会以我为荣!”

母亲被逗笑了,骂道:“小兔崽子,就你这么气我,能不能活到你能懂事儿那天都不好说呢,还以你为荣,荣个屁吧。”

刚走了几圈,病房进来了几位医生,跟父母简单交流了几句,然后拿着电筒翻着章达先的眼皮照了照,又拿出听诊器前心后背的听了听,跟章达先又说了几句话,然后带着他又去检查室,什么眼科裂隙灯,耳鼻喉的听力测试,反正昏迷时候没能做的都检查了一遍,父母忐忑不安的陪着检查,等着出结果。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