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流星坠落(1 / 2)

第三章、流星坠落

经常神经病一样沉醉在自我世界里傻笑的章达先很快就适应了生活部的工作,并且做的还挺出色,可以说是出乎预料,当然,出乎的是他那几个损友的意料之外。也可以说是出乎了陈清波和后勤李老师的意料之外,因为他们俩没想到章达先能把原本不好做的工作,做到轻松愉快。

本来维持打饭秩序是跟着急打饭、吃饭的同学形处于对立面,你让谁好好的站队耐心等候,都有可能被人家给抢白一通,赏给你个白眼都是客气的,脾气差点的,直接就恶语相向,吐沫星子喷你了。

但章达先还真是没有这个时候,本身心态好,脸皮又足够厚,还必须要说他情商足够高,跟人说话时候总能抓住问题的主要矛盾,同年级的就不用说了,都认识,高年级的男生他上去就贱兮兮的叫哥,跟人说:“哥,我刚来生活部,后勤老师给安排任务了,完成不了任务还得挨骂。我可不是管你啊,就是让哥你稍微往队伍里挪一步,你看老弟就求你这一回,哥哥怎么也得帮老弟这一个小忙,行不?”或者说:“哥,你看今天人多了点,是挺挤的,你这纯爷们一个,别跟他们挤,稍微忍忍,心里有啥不舒服的你朝我发泄,骂我几句,踢我几脚,兄弟都乐呵呵的应着,哥你能舒坦就行。”

你说他这一顿低三下四的哀求,哪个人的品质能差到对他喷吐沫星子呢,谁又能因为拥挤,去骂一个刚进学生会的新人呢,所以男生插队的问题解决了。

还有众多女生怎么面对呢,三个女人就够一台戏了,你说学校一千多女生,得是一出多大的舞台剧,平时腼腆型的陈清波最头疼的就是这个。不过章达先也有办法,那就是用死不要脸的精神去说话,大致是这些话:“美女学姐,小弟刚干这摊活,请美女姐姐支持一小下,小弟非常感谢,要不是工作在身,我真想跟美女姐姐共进午餐。”

“哎呀美女姐姐,别生气,不就是土豆丝卖完了吗,下顿咱再吃,这顿咱吃点别的美容养颜的青菜,就您这美貌和气度不至于被一盘土豆丝给气着了吧,那也犯不上啊,你说是吧姐。”

“哎呀我去,人才啊,果然葛大爷说的那句:“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是非常有道理的一句话”,每次章达先在那点头哈腰,口水横飞,一脸谄媚的对那些貌似泼妇状的女生说话时候,陈清波都在内心里感叹一番。

章达先对着一众女生谄媚的时候,在旁边排队的丁洋、于伟、张雷三个人,只觉得脊梁骨冒凉气,汗毛倒竖,张雷感叹说:“我勒个去,原来他跟咱们表现出来的那些还只是他贱性的一点皮毛而已啊!你瞅瞅大仙儿跟女生说话时候的那熊样,三孙子,狗奴才也就这样了吧。

于伟突然间捡了宝一样,哈哈大笑:哈哈,这货跟学姐们自称小弟,以后我就以学姐夫的身份叫他小弟弟吧,啊哈哈……”

丁洋追问了一句:“老于,你这是相中哪位学姐了?”

于伟一怔,赶紧摆手说:“哎,老大,你这什么思维,我是奔着占那贱人点便宜才这么说的,哪是相中哪位学姐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生活部工作后,章达先俨然成了学校的一位风云人物,篮球打的好,人长得也算是标准模样,现在又进了学生会,每天打饭时间都能在食堂看见他交际花一样的游走于各个窗口前的长队之间。偶尔还有开朗的学姐跟他开句玩笑:章达先,行啊,现在你可是咱学校的红人啊,超新星,好好表现,没准姐哪天就求着你呢!章达先厚颜无耻的说:“千万别说求,姐有事儿你吩咐兄弟就是了,保证头拱地去完成姐交给我的任务。哎,你还别说,平时篮球队那些人叫我大仙儿,我知道他们那是对我这个羡慕嫉妒恨,但今天姐姐你一叫这个名字,我还觉得很顺耳很好听呢啊!是因为姐你声音好听,还是美貌有加成呢,真奇怪啊!”

章达先这一顿不要脸的回答和戴高帽,给学姐逗乐了,笑骂着说:看你那死样儿,臭得瑟啥啊!

这位超新星除了三餐时间要食堂站岗,其他课余时间基本都是在篮球场上挥洒青春,因为这是他最大的爱好,更能给他带来无与伦比的自信和成就感。

周二的下午是篮球选修课,早早的章达先就换好衣服来到了球场,选修课的老师是体育组的徐老师,这位四十岁的中年人身高一米九二,是体育系篮球专业的毕业生,毕业后留校任教一直到现在,徐老师平时不是很严厉,跟学生很随和,甚至很多人都跟徐老师喝过酒,私下里如同哥们一样。

选修篮球的基本都是校队的这些人还有班级里特别爱打篮球的男生,每次选修课前二十分钟都是练练体能,运球,传球,投篮这些基本功,然后剩下的一个多小时就进行分组对抗了,这些个精力旺盛的男生无精打采熬过了枯燥的基本功后,就生龙活虎的开始了分组对抗。

基本每次对抗都是校队对抗其他人组成的临时军,今天徐老师说:咱换个方式吧,你们校队的几个人总一起打球,默契程度肯定要好过临时组队的,今天换个方式,校队八个人分成四组,每组两个人,然后找三个不是校队的同学组成一队,我们打单节的小组循环制,每节先进五球者胜利,然后分别进行胜者组对抗、败者组对抗……

规则说的这些人迷迷瞪瞪的,徐老师一看就知道这些家伙迷糊了,简单一句话说:你们先组队,一会儿怎么比,听我指挥就完了。

这回就简单了,组队迅速完成,章达先和陈清波还有三个00级其他班级的男生,对抗由校队中锋周智和后卫王兴东以及三个高年级男生组成的队伍。比赛开始时候,周智说大喊着挑衅说:“小浪,哥今天正面教你做人啊!”章达先回敬道:“没问题,但是你得先当个人,然后才有机会叫我做人啊智障哥。”等着打球的和周围的观众哄堂大笑。王兴东说:“老周啊,你觉得凭你能在嘴上占到小浪的便宜么?赶紧认真打球。”

由于双方都有校队成员在队内,对于彼此的情况都非常了解,不管进攻还是防守都是人盯人,校队的专门负责盯防校队的,周智自然就贴防章达先,比赛非常激烈,比分也一直紧咬不放,一方进球,另一方下一回合肯定会回敬,总是平分,一直打到四比四,就看关键的最后一球了,谁先得分,谁就突围进了胜者组。

王兴东在底线发球,周智在后场接应。这边陈清波和章达先说:“最后一球肯定是他俩之间进行配合,咱俩必须盯死他们俩,,咱们队的那三个人水平要比对面的稍微好一点,所以对面其他人威胁不大,你一定跟好周智,那牲口的身体素质可是强悍,动作慢是唯一的弱点了,只要不让他挤进篮下,那就好办了。”

章达先说:放心哥,这回合我绝对不给他进篮下投球的机会,王兴东脚步快,突破犀利,你也别被他给过了就行。

陈清波点点头。

但即使是你再熟悉的对手,也会有变化出现,周智在后场接应是个假象,王兴东已经猜到章达先和陈清波的想法了,球在周智手里只是短暂的一个停留就又传给王兴东,而传球后的周智已经飞奔向了前场的底线,这一个变化虽然不大,但贵在突然和神速,章达先反应过来时候已经落后一个身位了,陈清波专注的盯着王兴东,保持着一步的距离防止他突破自己,而王兴东也预料到了这个局面,娴熟的来了两次试探性的突破后,反而拉开了和陈清波的距离,然后将球高高

的扔了出去,一个长传,那边的周智心领神会,原本跑向底线,突然来了个变向,朝着王兴东传球的落点跑去。按照周智的弹跳,接球后直接就能在空中完成投篮动作,而那个距离基本上不会投失。

陈清波焦急的喊:“大仙儿,截住他!”

章达先在陈清波喊他之前就已经在追了,章达先还是比周智的脚步快上一点,赶在周智之前腾空跳起,起跳的高度足以拦截王兴东的这个传球,不过周智也只是比章达先的起跳时机慢了一点点而已,而章达先的身后紧跟着又跳起一个对方的队员,和周智形成了包夹之势,跳起来的章达先感叹:王兴东这货球商是真高啊,战术设计的有模有样。

然后章达先的右手摸到球的那一刻,周智那牲口强壮的身体也冲了上来,身后那个对方球员也撞了上来,球虽然拦截到了,但是他前后都被冲撞到,飞在空中的身体就失去了平衡,向右侧倾斜摔了下去,倒下去的瞬间,章达先心里一颤,暗骂一句:我靠,这下要废!然后就摔到了地上,但求生的玉望和本能让他在一瞬间想起来之前体育课老师教过的鱼跃前滚翻,于是在和地面接触电光火石的瞬间尽力的去做了一个侧滚翻的动作,这个动作算是救了这个天才,章达先落地很重,先是噗通一声,然后就是几个连续的滚动,手里的球早就飞出去了,而他自己感觉到身体接触地面,又听到了噗通一声之后就对周围的一切渐渐失去了意识,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徐老师焦急的喊着:章达先!

当天晚餐时间,一向热闹的食堂维持秩序的人里,没有了最近加入生活部的超新星章达先,只剩下心事重重的陈清波和后勤李老师,打饭的学生们还有点不适应缺少了这个明星人物,不过他们都知道原因,这个活跃在篮球场、食堂的生活部新成员,00级刚刚冉冉升起的这颗新星,今天下午在篮球场坠落了,重伤昏迷。救护车呼啸着载着受伤昏迷的章达先奔向中心医院,当在场的人都被吓得够呛,不知道章达先到底会是什么结果,而那些听说这件事的学生,无非是多了一道谈资而已,最焦急的是跟着去医院的徐老师,陈清波,周智,还有宿舍最要好的几位兄弟,都急的不行,想赶去医院看望他,但急切解决不了问题,只能为章达先祈祷吧,祈祷他贱人自有天相,逢凶化吉。

当时章达先摔到地上的时候,在场的人由于过度紧张都显得十分麻木,只有徐老师行动和思维都正常,他第一时间就跑向章达先,叫了两声发现章达先对于他的呼唤已经没有反应了,立即掏出身上的摩托罗拉手机拨打了120,同时又派人去找章达先的班主任韩老师,然后韩老师和徐老师一起跟着救护车去了中心医院。

校方早就跟医院联系好了,救护车一到,就组织专家开始会诊,初步诊断:病人呼吸、心率等指标都偏低,外部可见头、肩部、腿部等多处擦伤,接下来还要进行ct等一系列的检查,才能最终确定病情。

韩老师也赶紧打电话给章达先的家人,父母都是农民,家里没有电话,学校留的联系电话是邻居家的座机,打了好多遍,好不容易才有人接听,原来正是忙着干活的时候,家里没人。邻居知道情况后赶紧告诉章达先的父母,傍晚回到家的父母还没来得及吃饭,听见这个噩耗就立马雇车去市里,这个点已经没有长途汽车了,只能租车。

等章达先父母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医院检查结果也出来了:病人肩部,腿部,头部又几处擦伤,医生已经对伤处进行了处理,对于他这个年龄来说,恢复起来问题不大,口腔、胸腔、颅内没有发现出血点。只是病人虽然心率和呼吸已经逐渐恢复正常,却到现在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生说还要继续检测观察脑电波的变化,也不排除摔倒时撞击导致的脑部受损,具体情况还要再具体分析。

看着重症监护室里满身是各种仪器线的儿子,父母都心疼的满眼是泪,母亲叫汪华,父亲章勇。徐老师简单跟章达先父母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韩老师也安慰说,中心是市里最好的医院,住院的费用你们也不用发愁,学校已经跟医院说好了,先由学校垫付,章达先有校园意外险,保险能报销很大一部分,现在就是听医生的建议去治疗了,刚才的检查结果还算乐观,起码外伤的问题不大,头部再观察观察,也许就是摔的硬伤。

母亲哭着说:“韩老师啊,我就这一个孩子,他要是有个好歹,让我怎么活啊!”

徐老师和韩老师在一旁紧着劝慰:没事儿的,孩子一定会没事儿的,大姐你可要保重身体,要是孩子没啥事儿醒过来看见你再病倒了,那得多担心,多难受啊。

章勇过来说:“徐老师,韩老师,感谢你们及时把孩子送医院来,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忙活大半天了肯定还没吃饭,我陪你们下去吃口饭,然后回家好好休息,我这人进城里来就转向,吃饭的地方你们找,我结账。”

徐老师和韩老师都说不饿,再说孩子现在还没醒过来,哪有心思吃饭,我们也没怎么累,今晚就在这陪着吧,有什么需要也多少能帮点忙,不用客气之类的话。

对于外界的这些情况,章达先一无所知,此时的章达先身处一片虚无缥缈的环境之中,只能看见眼前隐隐约约的全都是雾一样的,想看见雾后面的东西就需要穿过眼前的雾气,可是当你穿过雾气,发现后面还是厚厚的雾气,不知道这雾到底多大范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不知道何时能看见雾以外的世界。而且章达先还觉得自己在这雾里行走的非常吃力,仿佛走在深陷泥沼一般,也不知道是自己身体虚弱还是这雾气里有什么其他古怪的。

想走出这令人感到窒息的雾气,想结束这万分压抑的感受,在这雾气里没有时间和方向的概念,也没有疲倦的感觉,就朝着一个方向一直走,一直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走了多久,章达先觉得前方的雾气好像变得稀薄了,又有些隐隐的光亮,这个发现坚定了他继续朝前走的信心,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走了多远,章达先终于走出了这片巨大的浓雾。

出了浓雾,他的眼前出现的是一座挺拔的山峰,山峰看着有点眼熟,好像什么时候见过或者来过。正当他对着这座山发呆的时候,山脚的树林里走出来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男人一边走一边笑呵呵的说:“臭小子,你怎么来啦!”

章达先被这位大叔或者应该叫大爷的人给说楞了:怎么这个人好像认识我呢?我这记忆里可是从没见过这个人啊!

看着章达先那怔怔的表情,来人继续说:“小子,甭想了,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别急,咱俩啊慢慢儿的说,就坐这里吧,咱爷儿俩拉拉家常。”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